您好!欢迎来到茶叶网-最好的茶文化交流平台
通行证 注册 |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

茶叶网-最好的茶文化交流平台

紫砂大师顾景舟:一把“天价”鹧鸪提梁壶,或紫砂壶讲述的爱情

2021-01-28 20:17:21| 发布者:admin| 查看:2| 评论:0| 收藏

紫砂大师顾景舟:一把“天价”鹧鸪提梁壶,或紫砂壶讲述的爱情

她离开了他。但他为她做的壶,至今留驻人间,受人迷恋,一把鹧鸪提梁壶,便拍得1600万元高价。壶里,有他精湛的技艺,更有他们素淡却纯洁深挚的爱情。

顾景舟,我国著名的紫砂大师,他的一把壶,被拍到数千万元的天价。这位大国工匠,有着典型的匠人精神,追求完美。他走完上海一条街,也买不到一件汗衫,因为在他看来,那些汗衫不是对角线不直就是对角不整齐;家中用的竹筷,他要把它们打磨得像玉一样温润;甚至,去澡堂洗澡,他也要第一个下水,洗头汤。当然,对于他钻研了一辈子的紫砂壶,他更是一丝一毫都不愿将就,一把不满意的壶,他挂在面前三个月,天天研究。

那么,对于爱情呢?他也是有“洁癖”的,挑剔得近乎苛刻。他曾经拒绝过一位美女,据说就是因为她的脚不好看,夏天露脚会有些尴尬,而他,对美感是如此在乎。

可是,造化弄人,上帝跟追求完美的顾景舟开了个玩笑。

23岁那年,顾景舟不幸染上天花。他的祖母日夜焚香祈祷,总算老天开眼,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,他的病痊愈了,但脸上从此留下疤痕,这对原本清秀俊朗的他来说,无疑是极大的打击。

长期以来,在顾景舟的心中,他要选的对象,要面目清秀,要身材修长,要文静温柔,要贤惠达理。正因这些要求高,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恋人。可如今,自己脸上也有了疤痕,那一条条的高要求,显得更不现实了。但顾景舟还是丝毫不愿意放低择偶的姿态,他把他向往的美丽爱情深藏心中,等待佳人在那里出现,洒下玫瑰的种子。

这一等,就是20多年。这时的顾景舟,已经年近知天命之年。

组织上实在不忍心顾景舟一辈子就这样形单影只,给他介绍了一位姑娘。她叫徐义宝,比他小11岁。她没有他想要的美丽动人,但是,她身上有种静雅的气质,吸引了他。

她其实早就听说了他的挑剔,心中忐忑;她也早就悄悄地观赏过他的那些壶,那样流畅无暇,神韵绝美。她想,要把持着怎样的内心,才能抟出这样风华绝代的壶?她渴望走进这样的内心,虽然她明白自己与他相隔那么远,要踮起脚跟去仰视,才能捕捉到他淡净明亮的眼神。她想照顾他,陪伴在他身边,感受他的气息。她想,一辈子,自己也许还不如他手中的一把壶让他上心,但是,她还是想要尽量靠近他。

谢天谢地,也许是她静雅的气质吸引了他,也许是他不愿意违背组织的安排,又或许,是他孤独太久。他娶了她。她,成为顾景舟夫人。

她勤劳朴实、贤惠能干,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,但又不敢与他过于亲近,生怕打扰到他的紫砂世界。

他抟壶,她在一旁静静地看着,适时地递上工具。他做一把壶,需要使用120件工具,装满了十个抽屉。她悄悄地了解它们的用途,尽量不要混淆。

白天,他静心做壶;晚上,在灯下写毛笔字,读古书,她不打扰他,只是偶尔把茶递上。他养金鱼,种荷花,喂画眉,他的骨子里,带着一种素雅,他吃得素,穿得素,心也是素的。对她,似乎也是素素的,浅浅淡淡,没有绚烂情话,没有海誓山盟。她也不恼,相反,她觉得这才是他。金鱼,荷花,画眉鸟,她都替他精心地养着。他的衣服要浆洗得特别干净,家中一尘不染,素食的口味要做得恰到好处。她都知道都理解都满足。她像一朵菊,一朵素素的野菊,开在他身边,映衬着他的孤傲清高,超凡脱俗。

光阴荏苒,她觉得满足,拥有他,虽然,他更多的心思,都在壶上。她希望这样天长地久。可是,恶疾却缠上了她。不过50多岁,她就患上了癌症。拖着病体,不能照顾他了。

她以为,他会嫌弃她,那么冷冷的他,感情的温度应也不会太高。没想到,他竟然如此在乎她,他的感情,是隐身心底细处的冷香逸韵,别人看不到,但他自己能感觉到,并且无比珍惜与爱护。

他照顾她,担心她,带她去上海看病。一位叫周圣希的朋友帮他联系住宿和治病的医院,还有一位朋友每周给她送饭菜。他守在她身边,看着她一点点枯萎下去,心疼,不知所措。再想到朋友们这样帮着照顾她,他无比感激。

于是,为了排遣心中的痛苦、担心,也为了表达对朋友的感谢,他坐下来抟壶,把对妻子的爱,一点点抟进壶里。自从他娶了她,他便认定她是自己此生唯一的爱人。如同对紫砂的专一,他对她,也是这样专一。他是追求完美的人,从一而终,全力以赴,心无旁骛,只有他自己明白,20年来,他不露声色,但是,他爱得认真。

慢慢地,缓缓地,在照顾病床上的她的同时,他做了5把壶:3把“小供春”,两把鹧鸪提梁壶。

小供春,源于明朝正德嘉靖年间的龚春,他跟寺庙里的老僧学制壶,16岁制出“供春壶”。顾景舟做“小供春”,他想说,他对她的爱,还正年轻呀,他们相守,不到20年。还有“鹧鸪提梁壶”,造型为扁圆形壶身,把手为三柱高提梁,侧看如一只飞翔的鹧鸪鸟。鹧鸪,自古以来被认为是悲情之鸟,其叫声听来像是“行不得,哥哥”。苏轼有“沙上不闻鸿雁信,竹间时听鹧鸪啼,此情唯有落花知”;张籍写过“送人发,送人归,白苹茫茫鹧鸪飞”;秦观则写到“江南远,人何处,鹧鸪啼破春愁”……他把自己对她的浓浓深情与不舍,费尽心力抟进了壶里。

有人说他一辈子没有成型的爱情,甚至她也以为是这样。可是,这5把壶,鲜明地印证着他的爱——他有成型的爱,刻骨铭心的爱!

第二年,她离开了他。但他为她做的壶,至今留驻人间,受人迷恋,一把鹧鸪提梁壶,便拍得1600万元高价。壶里,有他精湛的技艺,更有他们素淡却纯洁深挚的爱情。

相关阅读